【转】如何看待斗鱼主播陈一发被曝出调侃南京大屠杀等黑历史?

阅读原文 作者:Don Evans

17 世纪,法国政治家红衣主教黎塞留有句名言,“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,我一定能从中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”。无独有偶,贝利亚也曾扬言,“让我看一下那个人,我就能告诉你他是个罪犯”。

他们表达的是相同的意思,即:如果你拥有关于某人的足够的数据,你就能找到足够的证据来发现他犯了某些罪。

有了互联网,黎塞留和贝利亚的手段都显得太麻烦了。

互联网上没有真正的“删除”这是常识。一条信息被删除,它并没有进入回收站或彻底删除,而只是被隐藏了。

不止是微博,各种即时通信 APP 的聊天记录,手机上的文件、通讯录、短信、通话记录、记事本、日历等等也都一样,即使删掉也都可能恢复出来。

泛在监控意味着,只要下决心搜寻证据,任何人都可能被判违法。生活在一个你所做的一切都可能被储存,并在未来作为呈堂证供的世界里,这些技术是非常危险的,尤其是在那些具有很多模糊性和惩罚性的法律存在的国家,使得公诉人的自由裁量权超过需要他负责的部分,再加上有宽泛的材料为法律辩护。“六行字足够绞死你”,这不是玩笑。

监控将所有人置于危险之中,即使你没做错任何事也无法避免引火烧身,因为“错误”的定义是主观的,并且可以迅速改变。

如今的技术产生了如此多的数据,并且将它们无限期地保存起来,这一形势变得更加严峻了。这些调查可以回溯到过去很久,甚至能找到你五年十年之前说过的话、做过的事,如果红衣教主想惩罚你,将轻而易举。

如今互联网上的审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。不仅仅是出于政治的原因,宗教国家可以随意使用传统或教义来审查人们的言论,其“德”之模糊和宽泛,可允许执法者随意扩张非法内容的标准。

美国也差不多。“恐怖主义”的法律意义被无限扩展,以至于有人给哈马斯人道主义部门捐了 10 美元,也被视为了“恐怖主义帮凶”。2012年,一位爱尔兰年轻人客利·范·布莱恩准备趁假期来美国旅行,他在推特写道:“这周放假,先行预告,我将摧毁美国”。美国政府已经全面监视了推特,特工立刻收集到了布莱恩的个人身份信息,他的班机一落地就直接到边境口岸抓住了他。在英国的状况可能更糟,人们会因为一条带有种族主义的推特或 Facebook帖子被判入狱。越南的“72号法令”禁止人们在网上讨论时事;英国默认审查色情内容,甚至包括裸体油画;法国、德国、奥地利审查“新纳粹”内容,包括被审查者认为是“煽动暴力”的网站;坦桑尼亚要求上网发言的人要先交费购买许可证,实现全面实名;巴基斯坦通过对推特和Facebook 施加压力删除揭露政府酷刑的内容……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在竞选演讲中就直接说:“任何定期浏览助长恐怖、仇恨或暴力风气网站的人,都将被送进监狱” —— 这三个边界最为模糊的形容词直接变成了能绞死你的那六行字。

并且,这些可怕的审查不仅仅关乎现在,也同样关乎过去,因为这是互联网时代。

每个人都会后悔自己多年前曾经说过的话或做过的事,不仅因为下意识的不可控和习惯性的口不择言,更多的是,每个人都会成长,认知、理解能力和眼界都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,还要加上身份地位的变化引发的看待一件事的角度出现了不同,没有任何活人会一成不变。

在互联网和各种 AI 监视手段出现之前,人类的对话和互动都是短暂的,这是我们思考和谈话的自然方式,除了罕见的例外:一本完好保存的日记,一个速记员抄录的法庭诉讼,一个政治候选人的演讲记录。

但现在一切都变了,面对面的会谈或会议越来越少,所有人都在网上交流、和亲密的伴侣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说悄悄话,人们盲目的认为这些谈话依旧是短暂的,但它不是,它们被完整地保存在你我无法控制的地方。

无法控制意味着你没有后悔的权利了,它们不能再被删除。

比尔盖茨在 1997 年就体会到了这一问题的可怕,他多年前的电子邮件被提供给了对手律师,作为微软公司反垄断诉讼发现过程的一部分。2014 年,一百多位明星也深刻体会到了这一可怕,她们自己认为已经删除了的私密照片被从她们的 iCloud 中窃取,而且在很大范围内被共享了(著名的艳照门事件)。

你通过互联网表达所有内心、你只要走出家门就会被各种摄像头瞄准、你购买的所有东西都被记录在案、你出门乘坐的一切交通工具加在一起就是你一生的行踪路线……当你的生活的一切都被记录下来的时候,任何掌握这些数据的人都能置你于死地 —— 从中找到那“六行字”易如反掌,只要他们想去找。

还有人觉得“从多年前的微博中发现不合适的言论并被封杀”这事有什么奇怪的吗?

大量的历史数据被储存下来,而且随着技术的迅速增长,储存将变得越来越便宜,也就是意味着储存时间将随之迅速增加。2008年时 XKeyScore 数据库只例行储存三天的语音和邮件内容,但它搜集了一个月的元数据;一个名为 MARINA 的数据库搜集并储存所有人一年内的历史记录;名为 MYSTIC 的数据库可储存整个百慕大群岛所有的通话记录;美国国家安全局储存五年的电话元数据……如今俄罗斯等国家都要求储存数据在本地,至少几个月以供查看。

任何数据 —— Facebook 的历史数据、推特的数据、车牌扫描数据等等一切 —— 基本上已经可以被永久性保存,直到企业自己决定删除。

如今《少数派报告》中讽刺的预测犯罪系统已经成为了现实。距离老大哥和思想罪的世界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作者:Don Evans


          【转】如何看待斗鱼主播陈一发被曝出调侃南京大屠杀等黑历史?》上有2条评论

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